worldz铜刃

杂食 自我恐惧 约摸是个变态(▼v▼)

我是十一月时突然落在你脸上的暖风,是傻了吧唧的野柿子,在树枝上低低地挂着。

我是没有夜间模式的手机上那个小小的护眼App,是阿里卖家附赠的精致指甲刀。

我是你肚子里的黄焖鸡。
我是你用不着的按摩锤。
我是……
我是我自己,但也是你人生传记里密密麻麻的标点符号的结合体。

你看我应当是空无一物的样子,我是你身边的氮气,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肆无忌惮地缠绕着你,稀释你的周身的氧气。
这是必要的,也充满了我的私心。

我把自己分割成一撮一撮的样子,每一撮都混进了你的日子里。
因为我知道的最好的办法了

毫不怀疑,如果我这样的人也会结婚的话,我的父母一定能成功地让亲家母亲家公相信是我走大运才高攀了他们儿子。

自卑和敏感这种只要适量就好的东西,就是这么一点点地增加,然后直至过量的。

我好像背了什么但我又忘记了,但它们好像又在我脑子里,好像早晚它们都要从什么地方跳出来,一边嘲笑我一边敲打我的指节,说着气死人的话:

“你能熬过大风大浪却熬不过一场考试,能的你。”

我有一种终于找回自己的感觉,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力量感了。
明明已经进了冬天,我却总觉得自己好似活在春天(❁´◡`❁)*✲゚*

上课学符号治疗技术,同学也确实引导出来自己的符号了,然后画了上面那个形状出来。
拿回来我一看就笑了,这不是钱眼吗?

许久不见的人,最后都会在各种营销号公众号的评论里相逢
但是一点也不美好,也许大家看的都是没品笑话。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确不同于寻常人的那一点,真令人难过。

婊气这个东西练好了也是很厉害的,杀人于百里之外,厉害厉害

如果把生理上的恶心感想像成是对这个世界的感觉,那就好过很多了

下铺两个人儿聊天,一个说今年冬天要穿件酷酷的衣服,不知道该穿什么,另一个说,穿短袖。

酷毙了。

我要是恩格斯,我不但要包养马克思,我还tm要上了马克思,马克思真是太好了,人类历史上诞生出这种人真是奇迹,精神射爆!

人烟稀少的校园,马上就要消失了

焦虑使我痛苦,然后一事无成。

熬夜像是毒品,让我越发糟糕。

膝关节不知为何突然有了关节炎,感悟到一件事……小凉宫春日的op唱得真对,膝盖是有味道的,药味。

接连不断的感冒一点也没有唯美的因素,抽纸倒是消瘦得很有美感。

打小就和我过不去的胃肠道也乱七八糟,它好像和我的颈椎达成一致,要革了我的命。

心里的阴霾是真正的黑幕,它想借着我考研的机会来反客为主,把我吞掉。
我们彼此牵制着对方,不动声息地互殴。

想起去年冬天的一些事,我去了趟森林公园,那里的生物都保持着和谐适度的状态,老人唱戏,小孩子坐在草地上画画,阳光很温暖,树里充满了力量。

我喂了鸽子,喙在手掌中琢出了幸福感。我似乎已经很久...

看到有人说,人一直活在恐惧里,生下来就在恐惧,这份恐惧会一直持续到死亡。

怎么办呢?这样真的很难过啊,多么令人难过。
孤独,饥饿,困苦,疼痛,衰败,丧失。
怎么办,怎么办?

对我来说,还是不知道答案比较好,可惜我还是知道了——那可能是我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好好得到的东西。
是爱啊。

如果这样子的我将来也能有孩子的话,我一定要给ta很多很多的爱,我绝不要再看到第二个我了。

现在这个季节,给我一种春天来了的错觉。

在明天的序曲奏响之前

想狗了

记了一年多的笔记本突然丢了
真想死
o<-<

活过来了
一点脑内小玩意

感觉真好啊,这张图

不过我是说不了什么好话的……今天在别处看到有人说“同性恋不是病”
它曾经是被当做病的,实际上现在的心理咨询师三级教材里还是用别样的眼光来看待它的。

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它,认为它不是病,这是好事。
人们总是不愿意接受病的,有了病的第一反应理所应当的是“治愈它”,若同性恋不再被当做病,人们对它的接受度自然也是高的。

可我觉得,无论是不是病,人都得有选择的自由。
更何况有些同性恋者身上所发生的情况,确实算是病。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人会有想要伤害自己的冲动,而宣泄这种冲动的方式,可能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同性恋。当他放弃这种冲动时,他可能并不会对同性有兴趣...

© worldz铜刃 | Powered by LOFTER